明前龙井

如果一个人喜欢我,我也会喜欢他

如果两个人喜欢我,我也会喜欢他们两个

如果三个人喜欢我,我会喜欢整个世界

嘎子的采访。

惹!

感谢评论区姐妹提出来,访谈里嘎子说的是“像”郑云龙的声音,不是“是”


好久不看微博的老年人昨天才刚刚知道starbox的电子杂志!
mxh姐妹看看这本杂志!入手不亏!
郑大龙正经起来太好看了!【awsl】
占tag致歉

阿龙川菜踢馆成功了!!!

你们在发光啊!就在那里!发光!


他们终于被更多更多的人看到了!他们是沙砂里埋藏的碎银,闪亮而不刺眼,光滑,温润。他们是宝藏!


【云次方】咫尺天涯

随便摸鱼的产物

【注意】请勿上升真人!

初步计划是个一万字左右的短篇

整个故事是以大龙的口吻讲述的

注意:还没写完

没头没脑警告

可以接受的话....

  






       “老同学好”

  “老班长好”

  “我们本来已经断开的故事是从这里重新连起来的”郑云龙说。

  “十年前我们分开的时候,没想到会再见,真的没想到。”他停下来,咬着嘴唇,大概是在组织语言。

  “我本来做好了一刀两断的准备,大学毕业之后去上海,把这段暧昧的关系留在京城的雾霾里。”讲到这,他笑了笑,笑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自嘲和讽刺。我便知道故事绝不会那么简单。

  “就算我真的坦诚了,他真的接受了,异地恋这东西也太磨人了,蚂蚁一样的啃着两个人的心,与其等到感情磨光了,烦了,一次次猜忌后彼此忍无可忍的分手,还不如在对方的心里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身影,也好让他能多记我两年,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”

  “我们俩混的那么好,不只是因为同班同宿舍,更多的是我们有很多共同点,有的时候脑回路也是一样的,这次也不例外”

  “他比我快了一步,毕业当天就走了,只给我发了条短信,说什么“大龙,祝你前途光明事业成功”这种客套的没法再客套的话。”郑云龙停了下来 盯着手中的咖啡,眼睛微眯,眼中倒映着咖啡厅里柔和的橘色灯光,似乎是在追忆过去的那段时光。

  “当时收到那条短信,我心情其实挺复杂的。”

  “他一言不发的走了,就留下一条客套短信当做三年暧昧的总结,这我肯定生气。”

  “但我也高兴,高兴他能下决心一刀两断,高兴在这件事上我们俩的处理方式也是出奇的一致。”

  “也心疼,我当初下这个决定的时候,经历了多少纠结犹豫矛盾,多少个辗转难眠的晚上,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着了,心就疼的像被剜下来一块肉一样。而要切实的去实践这个决定,更是难上加难。这些事,该由我来做的…”

 他咬着咖啡杯的杯沿,牙齿敲打着光滑的陶瓷,视线搁在桌子上,心却不知道在哪。

  “大龙?”我轻轻的叫了他一声。

  他回过神来,对着我抱歉的笑了笑。

  他长得很漂亮,眼睛很大嘴唇很薄。这是他今天晚上第二次看我。其余的时间里,他都在盯着咖啡和桌子,就像他盯提词器一般的深情,他的嘴上和脑子里,都是他和阿云嘎的过去。
       “我在上海,他在北京,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的距离,但我们这十年就愣是没怎么好好聚过。工作忙是真的,但还有别的原因,我不愿意说,他也不愿意说”
  “这十年不容易啊,我从个刚出大学的毛小子一点点混成A角。他也一样,但他比我苦的多。”
  “我伤心了难受了受挫了,我还有个能去的地,我爸妈还站在我身后。他不行,他身后啥也没有,空荡荡的…”
  “扯远了扯远了”他眨了眨眼,把自己涣散的眼神聚了聚。

      TBC

《凤囚凰》里的花伤鹤唳(鹤绝x花错)这对cp冷到家了!!我觉得这对很好吃啊!!!居然没有粮

这对好像没有tag,我先打个鹤花好了(你

【在割腿肉的边缘疯狂试探

我们道上的人

“下午三点,老地方,带够票子”

“还带上黑子不?”

“带上,刚入咱这行带他摸摸门路”

“行,你来的时候注意点,别让人给跟了,最近严打咱别忘枪口上撞”

“知道,准点来。早一分晚一分都是要命的!”

【下午三点】

“黑子,你可想好了,一旦上了咱这条道,想回头可就难了”

“大哥,我早就想好了”

“那你票子带够了没?”

“准够了,我今天寻思干票大的!”

“好!哥今天就带你见识见识。只不过你可要记住,这事一个字都不能透露,否则咱仨都得完蛋。这道上的规矩,容不得你说一个“不”字。”

“准备好了没?”

“好了!”

我探出头去瞄了一眼,很好,下着小雨,路上人不多,银行门口就一个警卫……

“走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我们三个“嗖”的一下窜出胡同,直奔银行———旁边的彩票店。

“哟,小李来赌球啦?作业写完了没?”老板老张笑眯眯的问。

“嘿嘿,快啦快啦。张叔,十块钱押德国赢”

“嗬!你今天咋押十块了?以前不都是两块两块的押吗?”

“这不最近手头稍微有点宽裕嘛。对了张叔,这是黑子”我把黑子拉到跟前。

“快,黑子,给张叔说你押多少”

从进门开始就缩在我身后的黑子哆哆嗦嗦的把手摊开,露出里面攥的皱巴巴的五块钱。

“押…押四块,德国赢”

“小伙子挺内向的啊,得多锻炼。对了小李,你们开学就三年级了吧?可是要以学习为重啊。”老张笑眯眯的对我说。

“知道知道,张叔你可别给我爹说,要是让他知道我又赌球了,他非打断我的腿不可………”


感谢分享!!

白鄔東:

脸部各角度参考图整理,LOF也分享一下~

我觉得很好用(〃'▽'〃)

下载:【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fiL95074pP-wmTBJ55aoxQ

车真难写啊……如果觉着我写的车不好吃……请不要打我,谢谢

??那他们三个在一起是要凑一桌打麻将吗